读《发现的乐趣》

发表于十月 6, 2017

 

0. 引子

前两天去新开的‘言几又’书店闲逛,随手翻到这本《发现的乐趣》。我一般判断要不要当场买下一本书,需要经过几个步骤:

  • 快速浏览,看是否有感兴趣的主题
  • 阅读序和第一章,看文字风格和内容是否吸引人
  • 速读整本书,看结构和主要观点是否有新意和深度
  • 推测可能得到的启发点是多还是少,将来是否有可能重读第二遍
  • 最后一步,判断是否已经等不及网购而想要立即细读这本书

 

最终,经过这5个步骤、近半个小时的层层挑选,这本书“很幸运地”装进了我的背包。顺便说一下,我很少看重都有哪些人推荐了这本书以及这些人的评语,作为一名测试人员,我对推荐语的质量(包括真实性、真诚度以及是否也适合我阅读等等)有太多质疑,不愿意把时间浪费在这些真假难辨的“推荐语”上。

 

  1. 介绍

 

《发现的乐趣》是费曼先生的演讲和访谈集。

 

理查德Ÿ费曼,1918~1988,美国物理学家,是二战期间推动原子弹研发的重要人物,1965年因在量子电动力学方面的研究而荣获诺贝尔物理学奖。

 

带着敬畏之心阅读,一路感受费曼先生作为科学家的严谨和睿智、以及作为一个凡人的可爱和幽默之处。正如序中弗里曼Ÿ戴森描写的那样:“他一直玩着思想的游戏,但是对自己看重的东西却始终抱着严肃认真的态度。他看重的是诚实、独立以及坦然承认自己的无知。他讨厌把人分为三六九等,乐于跟各行各业的普通人交朋友”,“费曼留给我们的宝贵财富是他全身心投入科学研究以及忠实践行科学的精神——这包括科学的逻辑架构和研究方法、拒绝教条主义,还有对质疑精神的无限包容”。

 

我一直以为测试人员与自然科学家,二者有很多相似之处,这包含他们的思维、做事的方法和具备的一些特质,只不过一个是在探索软件,一个是在探索世界,之前曾就此专门写过一篇文章来探讨《Testers – The Scientists Who Produce Knowledge about the Quality of SUT》,这里是相关的一个演讲视频:Keynote-A tester, a scientist?

 

作为一个tester,我不可救药地患上了一种病:那就是,不论看什么书还是做什么事情,我总是不知不觉地就联系到测试和学习上来。比如,刚刚敲完上面那段话时,我就顺便做了一次小测试。

 

在我试图输入作者名字时遇到了如下的界面:

 

可以看到输入法的界面出现了古怪的字符,我试着回车,换一行试试,仍然如此:

当然,此时我大可以像很多人做的那样——绕过这个问题,比如通过关掉文件或退出Word再重新打开、或者干脆重启电脑,但是那一瞬间,我对遇到的这个问题产生了好奇:是什么原因导致这个现象的呢?是我刚刚不小心触动了什么快捷键?还是有可能遇到了一个Word或者输入法的bug?既然现在的输入界面由正常变成异常,一定有它背后的原因,也就是说,我一定可以通过做些什么事情让它再变回正常的界面。

 

于是我保留现场,并据此展开了一系列探索:先从上面正常的文字拷贝一段到出问题的位置,发现问题依然存在;然后我怀疑与自己的某个误操作有关,也许是触动了输入法的什么设置开关,于是打开设置界面,逐个过滤排查每个可能的选项,问题依然存在:

然后,为了彻底排除掉这个问题与输入法无关,我决定换一个程序试试;不过当我试图寻找一个新的程序时,我突然想到,也许不必更换应用程序,于是重新打开一个新的Word文件,发现输入法已经正常了。这么说来,问题与输入法无关,而是与刚刚那个文件有关,并且只与出错的那个位置有关,因为在那个位置之前的地方,输入文字均正常。这个位置有什么特殊之处呢?这时终于把注意力转移到“理查德Ÿ费曼”中间的这个小黑点上。

 

经过是这样子的:先敲入了“理查德”三个字,然后为了打出后面的那个点“Ÿ”,我到Word菜单里找到特殊符号:

 

之后,再接着打字的时候,系统就默认仍然按照特殊字符来对待。探索到这一步,我就知道可以如何重现问题以及如何规避问题了。

 

当然,只要想的话,还可以进行更深一步的探索,比如我稍微探索了一下问题的影响程度,这可以从两个方面着手:一是,是否只有插入这个“小黑点”的时候才出现这个问题,经尝试发现并不是插入所有的特殊字符时都会出现这个问题;二是,出现问题的时候是否会有什么提示,让用户知道当前的状态已经变了,我仔细寻找了下,发现原来所谓的特殊字符不过是一种特别的字体罢了,比如叫做“Windings”,并且其实界面是有提示的,只不过我没有注意到:

 

这么说来,这就不是个bug了,只能说我这个用户对Word的使用还不是很熟悉。

 

当然,您可能会问,做这样的探索有什么意义呢,而且还浪费时间?我的回答是,确实没有什么实用意义,也许对我来说又练习了一次探索性测试而已。不过我想,当你遇到一个疑问,然后通过一番折腾,部分或全部消除了这个疑问,了解到一些原来不了解的东西,这就是“发现的乐趣”吧(从生理上说,你的大脑应该会释放出一些多巴胺,让你觉得小有成就感)。

 

这也让我想到书的编者模仿费曼先生写的一段话:“你看到了吧?这就是科学家坚持研究的原因,这就是我们为了一丁点的知识奋不顾身的原因。为了寻找一个问题的答案,我们要通宵达旦的工作;为了更深入理解一个问题,哪怕是增加一点点的认识,我们也要翻阅最险峻的高峰;而最终所发现时的欢欣愉悦,仅仅是探究世界的乐趣的一部分而已”,“费曼总是说,他研究物理既不是为了荣誉,也不是为了获奖和拿奖金,纯粹只是因为乐在其中——发现大自然的运行规律,其中自有一番乐趣”。

 

好了,言归正传,接下来就分享一下我在读这本书时获得的一些启发吧,多半与测试有关。如果您想体会阅读这本书的乐趣,建议您购买纸质书,捧在手里阅读的感觉可不是书或别人的读书笔记所能取代的。

2. 不教条主义

费曼还未上学时,他的表哥正在学代数,有一段对话很有趣:

 

“你在算什么?”

你个小孩子知道什么?2x+7=15,要算出x等于多少。”

“4啊。”

“对的。可是你是用算数做出来的,不是用的代数。”

 

这就是我表哥永远学不好代数的原因,因为他都不明白自己应该怎么学。。。。。。我学代数就知道一个目标,那就是算出x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你知道,世界上没有这么一回事:这个问题你必须用算数做,那个必须用代数做

 

学习知识不能太过教条,测试也是一样,只要明确你的目标,比如“找到重要的bug、提供质量相关的信息”,就不必拘泥于形式。这个世界上没有这么一回事:

  • 一定要先做测试设计、再做测试执行
  • 没有清晰明确的需求文档,测试就做不好
  • 没有可以执行的软件,就无法开展测试
  • 我在做黑盒测试,所以不用看代码
  • 一定要先执行测试用例,再补充探索性测试
  • 我现在做的是性能测试,所以不用理会那个功能问题
  • 公司要求所有的测试都要有用例对应,所以我做不了探索性测试
  • 。。。。。。

 

仍然有很多人认为测试就应该这么做:先做个测试计划——然后设计测试用例——然后执行这些用例——最后写个测试报告,我把这种做法叫做Waterfall Testing。其实,如果你在测试的时候,不是以“发现新的、未知的信息为目的去探索”的话,那根本称不上是testing,也许你的目的只是在验证一个已知的行为,那么可以把它叫做checking,关于checking与testing的区别可以详见Michael Bolton的blog

 

我所倡导的海盗派tester的做事原则有9条,不教条主义就对应前三条:

遵循Waterfall Testing的企业一般而言还会这么做:既然已经把测试这回事拆分成不同的步骤来做了,往往会让不同的人负责不同的事情,这样就造成了测试设计与测试执行的分离,也就是说,让那些有经验的测试人员专门负责测试设计,把测试执行外包给一些没有经验的测试人员。除非情非得已,否则我不建议这么做,这种强行把一个本应连续的过程拆分开来的做法极其低效。

 

书中也举了费曼加入“曼哈顿计划”项目的例子,设计人员与执行人员分离造成了一些问题:“他们要学习怎样分析它,确定其中铀235的含量。我们在洛斯阿拉莫斯指导他们怎么做,但他们总是做不到位。最后,塞雷格发话了,要想解决这问题,唯一的办法就是他亲自到橡树岭看看那边的人是怎么干活的,这样才能弄清楚他们的分析为什么总是错的。。。。。。橡树岭的高层管理人员知道他们在分离铀,却不知道那颗炸弹的威力,或者这颗炸弹的工作原理是什么等等,而一线的工人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分离铀。

 

不教条主义,就是要提倡理性思考,这一点,鼓励测试管理者们多借鉴科学领域的做法,一定要把“测试”和“测试的形式”区分开来。“你一定要把科学和科学研究的形式或流程(后者有时能促进科学的发展)区别开来,尤其在教学中,你们老师一定要区分二者的不同。说出科学研究的流程,比如我们写(报告)、做实验、观察,等等,这个很容易,你完全可以照样画葫芦。。。。。。我们可能只注重科学(研究)的形式,还把它当作科学,实际上充其量也就是伪科学。。。。。。这些伪科学模仿的结果就是造就了很多专家。。。。。。”费曼的这段话倒是给我们提供了一个思路,帮助区分一个测试专家是否是伪测试专家:就是看他所说所写的内容究竟是“测试”还是“测试的形式”。

3. 不功利主义

当BBC记者问费曼他的工作是否够资格获得诺贝尔奖,他的答复是:“。。。。。。我不喜欢这些荣誉,可我感谢这个奖承认了我的工作,我也感谢那些赞誉我的工作的人。我也知道有很多物理学家在使用我的成果,我真的很知足了,我觉得没有什么比这更有意义的事情了。。。。。。我已经获得了奖赏,奖赏就是发现的乐趣以及看到人们运用我的研究成果,这都是真真切切的奖赏,而荣誉对我没有意义。

 

想来,各个圈子都有一些沽名钓誉、追求功利的人吧,测试圈也不例外,我特意在海盗派Tester的原则里加入了下面这两条,就是在表达作为一名海盗派的tester,要关注的是磨练自己的测试匠艺,这样才能发现测试的乐趣所在。

 

海盗派tester不盲目崇拜权威,对一切结论会心存疑惑,想去亲自验证。“人们不确定流传下来的东西是否真的正确,想重新亲自验证事情的真相,不想盲目相信学到的东西。这就是科学:经过重新检验的知识才是可信的,而不是一味相信前人留下来的知识。。。。。。科学的各个学科门类在其发展过程中都有过这样的教训:认为先辈大师们字字珠玑、说的都是绝对真理,这样的信念是很危险的。

 

我想尤其告诉那些通过阅读测试书籍来学习测试的人,千万不要以为写在书上的文字都是正确的,一定要以质疑的态度来阅读书籍——尤其是软件测试类的书籍。

4. 对未知和挑战充满好奇

费曼用下象棋做类比解释科学家们为了理解自然规律所做的事情:“上帝在玩一个巨型游戏,比如说下象棋吧,你不知道这个游戏的规则,但是可以在一旁看棋局。。。。。。这就好比我们理解一个原理的过程,你发现了一条规律,然后又发现了对这个规律的更深层次的理解。。。。。。我们总是试图去研究那些我们不理解其结论的事物,然后努力去查找原因,在彻底研究之后,我们心里才会释然。

 

测试中,我们经常这么干,去理解一个又一个原先不知晓的事情和规律。需求不可能一次性、全面的给到你,bug在哪里有待你去发现和探索,并且很多时候我们对被测对象的认知只是停留在某一个层次,再继续测试下去,你会有新的发现,更新之前的认知和理解。

 

我在课上经常玩的一个掷骰子的游戏,就是模拟了测试中这个未知需求的场景。经常会有个别的testers表现突出,渐渐地发现了一些骰子中蕴藏的规律,他们很开心,可是接着我会展示一些他们之前没有见过的输入,很快他们又会陷入新的思考,这时他们才发现原来他们之前的认知并不完全准确,因而不得不继续探索,寻求对已经找到的规律的更深层次的理解。

 

那些不合理、出乎你意料的事情才是最有意思的。。。。。。这跟我们探索自然法则一样,科学家们都认定了一些规律,他们研究研究着,突然发现一些不合常理的现象颠覆了他们的看法,然后我们就得去研究象这个棋子在什么情况下会变色,然后再逐渐掌握这条能解释新现象的新规则。

 

测试就是在解决一个又一个未知的问题,克服一个又一个新的挑战,扩大已知领域,缩小未知的领域,但同时要一直保有一颗谦卑的心——因为我们知道不管如何努力,我们只能无限接近“真实的质量”,却无法绝对的知道它,前方永远有未知的信息在等待着我们进一步挖掘。而在探索的过程中,保持好奇心很重要,那些不合理的、出乎意料的事情绝对是我们最感兴趣的,每当这个时候,我们就像猎人嗅到了猎物一样,异常兴奋,告诉自己一定不能放过它,因为这很有可能意味着我们又要斩获新的未知的信息了。

 

 

5. 质疑和提出问题

人们问费曼:“你在寻找物理学的终极法则吗?”

 

费曼的回答很精彩:“不,不是的,我只是想更多地了解这个世界。。。。。。打个比方,如果这个法则藏在一个被无数层外皮包裹的洋葱里,光看洋葱皮就让我们头疼了,可我们只能一边流泪一边剥洋葱皮去寻找这个法则。不管这个法则以什么方式出现,它总是在那里。因此当我们去探寻它时,我们不能事先设定它会是什么样的,我们能做的只是增加对它的了解。

 

Lee Copeland在《A Practitioner's Guide to Software Test Design》这本书中曾经把软件测试描述为是比较“What ought to be?”和“What it is?”的过程。这里的“What it is?”指的是真实的软件是什么样的,包括它的质量究竟是什么样的,这是测试人员一直努力寻找的目标,也就是上面提到的“终极法则”,这个法则一直存在那里,我们永远都无法绝对地掌握它,但是我们可以不断探索,增进对它的认识和了解,当然这个探索的过程并不easy,需要“一边流泪一边剥洋葱”。

 

重要的是,你在探索这个终极法则的时候,不可以事先设定好它是什么样的,而是要心存质疑,不断提出问题,这样你的探索性测试才更有效。“当一个科学家不知道某个问题的答案时,他是无知的。当他凭直觉猜到结果会是怎样的,他并不确定。而当他对结果相当有把握时,他还是有一点点怀疑。我们发现,要进步,我们必须承认自己的无知,还要心中存疑——这种心态至关重要。

 

当然,你在针对被测软件开始探索性测试之前,可以先花一些功夫去探索需求,了解“What ought to be?”,也就是说,在真正开始探索性测试执行前,你所做的所有的测试分析和测试设计都是在探求“What ought to be?”的答案,而不是“What it is?”。比如我的那本《海盗派测试分析:MFQ&PPDCS》里面提到的诸多做法都是在学习了解需求而已:用KYM/TCO的方式去学习Explicit Requirements,用Modeling(包括后续得出的Testing Conditions和Testing Examples)去学习Implicit Requirements。BTW,学习需求的过程本身也是高度探索的过程,也需要极大的好奇心、质疑精神、和问问题的能力。

 

如果我们“不事先设定好它是什么样的”,我们就会质疑和提问,努力找出真相,什么事情都有可能是错的。就像费曼所述:“我们应当弄清楚什么是对的、什么可能是对的、以及什么可能是错的。一旦你开始怀疑——我想,质疑和提出问题是我灵魂里最本能的一部分——当你怀疑并去追问时,你就不会那么轻易去相信任何东西了。你看,我会存疑,可以忍受这些不确定性,也接受自己很无知。我觉得,不知道答案,这要比得到一个错误的答案有意思很多。对不同的事情,我或是有近乎正确的答案,或是可能相信它,对他们的确信程度不同,但我对任何事都没有绝对的确信。。。。。。不懂一些东西,漫无目的迷失在神秘的宇宙中,这些没有让我感到恐慌。这是很自然的状态。。。。。。”、“坦然面对各种可能性就会带来机会,怀疑和讨论是探索未知世界的关键”

 

6. 客观公正地记录结果

以下这段话我想对测试和科学都是适用的。

 

一开始的时候,你面对的问题必须是有疑问的、不确定的,如果你已经知道了答案,那就没有必要去收集任何证据了。首先是有一个不确定的问题,下一步就是寻找证据,科学的方法是先做实验。但是也不能忽略另外一个非常重要的方法,一个很关键的方法,那就是把所有的想法放在一起,然后尝试在你所知道的这些事情里找到一种内在的逻辑联系。

 

所以,提出问题、验证问题、收集反馈、再提出问题、验证问题,如此反复。当然,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怎样把这样一套简单的思想较好地落实到实际工作中,还需要学习很多(比如,我所提出的RSET框架,其目标就是把一些我们认同的测试理念落地成可以实施的实践)。

 

最后,应该客观公正地记录这些结果。客观公正这个颇有意思的词总会困扰我——因为这意味着在一个人做完所有这些事情之后,他不能任意改动结果,但这不是最重要的。这里客观公正地意思是:你汇报的那些内容不能影响读者的判断,要避免与证据显示的情况有出入。。。。。。怎样提交研究结果才是正确的呢?哪些做法又是错误的呢?那就要求做到客观真实。

 

我之前听一个tester给我讲到的真实的案例:他在测试中发现了一些bug,提交了上去,结果主管打回,要求他关闭这些问题(随便写一些理由即可),原因竟然是“上面”不希望现在看到有新的问题单提交(因为有人正在考核这些人的绩效),并且也没有人关心他究竟发现了什么样的bug,于是这些问题不了了之;然后过了一阵子,主管又催促他赶紧多提几张问题单,因为某个审核员提出bug发现的数量还不够,一时又上哪里找出那么多bug呢?这个tester被告知,你只要找出一点问题就可以提交,并且可以稍微改改多复制几张不同的问题单。

 

我甚感震惊,当然也知道这应该是个别现象。但是却提醒我们,如果测试人员也以科学的态度对待自己的工作的话,那么在测试报告这件事上就要做到客观公正,不仅如此,还要学习专门的技巧提升自身的报告能力,这包括:描述bug的能力,记录测试笔记的能力,写作测试报告的能力,以及讲述自己的测试故事的能力。

 

客观公正地记录测试结果,这涉及到一个测试人员的职业诚信,这方面每一个tester都不妨以科学家的态度严格对待自己的测试工作。“科研诚信,是科学思考的一个原则。。。。。。假如你在做一个实验,你应该记录所有的东西,即使那些你认为可能导致实验失败的数据和现象——而不是仅仅汇报那些你认为有利的东西。。。。。。某些细节可能会否定你对实验结果的解释,如果你知道这些情况,就一定要写到报告里。。。。。。希望你们好运,去一个能坚持这种诚信品质的地方工作,在这个地方,你们不必为了保住你们的位子,也不必为了拿到研究经费而被迫放弃自己的科研诚信。

7. 学习知识而不是记住概念

有一次费曼看到一年级的科学课本,书上有几幅图:一只可以上发条的玩具狗,图下面配有一个问题:“是什么让它动起来的?”紧接着是一张真狗的照片,还是配有同样的问题。再后面是一张摩托车的图片和同样的问题。费曼以为这是在向学生介绍科学有哪些门类呢,比如物理、生物、化学等等,可是答案是:“能量让他们动起来的。”费曼认为,能量是个很难琢磨的概念,人们很难正确把握它,这超出了一年级学生的接受能力。“我们应该这样来看,那只是能量的定义。我们应该反过来解释。我们应该说‘如果某个东西能运动,它里面就有能量’,而不是‘使它运动的是能量’。这个差别很微妙。。。。。。我最终想出了一个办法,可以用来检测你究竟是传授了一个思想还是教了一个概念。我们这么来检测:‘不要用你刚学到的新词,用你自己的语言复述一下你刚学到的内容。不要用‘能量’这个词,请告诉我,关于那个玩具狗的运动,你现在学会了哪些知识?’如果你说不出来,那么你除了概念什么也没有学到。相关的科学知识你什么也没有学到。这也许不大要紧。关键是你可能立马不想学习科学了,因为你不得不学习很多定义。。。。。。这只是一个例子,说明抛出那些物理名词和真正教科学的区别。

 

这与James Bach关于如何教一个测试新手学习测试的观点如出一辙。那些测试概念不是不重要,可是一股脑倒给测试新手意义并不大,甚至会让他们失去了学习测试的兴趣。比较好的办法是,给他一个测试的challenge,让他尝试去做,他一定会遇到很多问题,然后一个有经验的coach从旁指导,指出他做的好的地方以及需要改进的地方,这样往往会激发起他学习测试的兴趣。

 

其实不仅仅是对测试新手,哪怕对一个有经验的tester,我也认为学习知识和技能远比单纯的记住概念重要得多。况且在测试这个行当,很多概念的定义并没有达成统一的认知,把一个所谓的标准的定义灌输给学员,反而会束缚他的思想。

 

对任何一个tester来说,在学习测试的道路上,在克服一个个测试挑战的过程中,他得学会观察,通过仔细观察,识别可疑点,然后去思考,去假设,去尝试,最终获得宝贵的测试经验,并提取出重要的测试知识。

 

实际上,测试和科学都要做很多实验,观察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如果你想教导别人去观察,你得让他知道,通过观察他会发现美妙的东西。我就是在观察时懂得了科学是什么。科学需要耐心,如果你看了,你仔细观察了,你确实用心了,你会得到巨大的回报(虽然不是每次大都会有这样的回报)。

8. 妙句摘抄

 

书中还有很多句子对测试或其他工作都很有启发,限于篇幅就不展开讨论了,摘抄如下。

 

当我们能在很小的微观层面控制物质成分的排列方式时,这些物质可能具有的性质将会及其多样化,而我们能做的事情也会更加多样化。

 

每当我们足够深入研究一个问题时,同样的激动、敬畏和神秘感,会一次又一次袭来。了解越多,研究越深入,就会发现更奇妙的秘密,诱使人们越发深入研究。从不在意结果可能令人失望,我们总是愉悦自信地翻开一块又一块石头,试图发现意想不到的奇妙之事,而它又会引领我们领略更美妙的问题和神秘之事——这无疑是一场伟大而美妙的冒险!

 

人们发现大脑里的原子需要多久会被别的原子替换,其意义就在于提醒大家,区别旁人和我的重要器官,只不过是一种组合,或说是一种舞步。原子来到我脑子里,跳一支舞,然后走了——原子常新,舞步依旧,永远记得昨天的跳法。

 

没有谁真正知道如何管理政府,所以我们应当创造这么一个制度,在这一制度下,新想法有机会产生、被试验、有可能被丢弃、继而产生更多的新想法;这是一个‘试错’的制度。

 

不要通过历史经验决定飞行器的可靠性。。。。。。

 

造成密封圈腐蚀和漏气的原因以及会导致的后果,人们都不是很清楚。并不是每一次发射和所有的连接都会发生腐蚀和漏气现象,这里头随机的成分很高。

 

它是‘自顶向下’的方法。发动机的设计和组装一步到位,几乎没有对材料和部件进行细致的初步研究。所以,当轴承、涡轮叶片、冷却管等出现问题的时候,很难找出原因和解决问题,代价也昂贵得多。。。。。。自顶向下的方法还有一个更大的缺点,那就是:如果某个缺陷被发现,除非重新设计整个发动机。。。。。。

 

飞船的使用者一直在不断地提出各种修改要求:要么提出新的任务,要么提出新的要求和修改意见。而按照他们的要求进行修改,代价很昂贵,因为需要做全面的测试。要省钱,合理的办法是尽可能减少变动,而不是降低每一次改动后(必须要做的)测试的水准。

 

人们认为他们在做同一件事情——比如说,在脑子里计数这么简单的事情——可是做事的同时,他们脑子运转的情况很不一样。而且我们发现:可以用非介入(脑子内部)的、客观的方法检测脑子是如何工作的。

 

人们用已知的知识来解释新的想法,这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概念是一层层堆积起来的:这个想法是由那个概念解释的,而那个概念又是由另外一个概念解释的;而这最基础的概念可能就来自计数这样的事情,而这个概念完全因人而异。

 

任何一个科学概念,都是处在绝对谬误和绝对真理之间的不同阶段,而不会处在两个极端。我相信,接受不确定性这个概念是非常必要的,这不仅是为科学负责,也是为其他的事情负责,承认自己的无知很重要。

 

‘如果我做这件事,会有什么结果?’这种形式的问题,严格地说,是一个科学问题。。。。。。这种方法就是:试一试,看看会有什么结果;然后你再把从这些实验中获得的大量信息收集到一起。。。。。。

 

9. 结语

读完这本书时,转头望向窗外,发现一轮圆月已挂在了天空,这才意识到,自己在理查德Ÿ费曼这个伟大的物理学家的故事和演讲访谈的文字中,度过了一日美好的中秋时光,当时信手写了几行文字,就拿来作为本文的结尾吧。

 

测试 Ÿ 科学

 

忍受不确定性

承认自身的无知

以好奇心质疑、思考和试错

以公正心观察、记录和汇报

以享乐心阅读、学习和探索

 

深入研究一个个问题

心怀敬畏、满怀期待

从不在意可能失望的结果

愉悦地翻开一块又一块石头

试图发现意想不到的奇妙之果

 

只为那——发现的乐趣

 

- 读《发现的乐趣》

2017中秋夜 记

                                                      

Comment Box is loading comments...